网站首页 关于八谦 八谦律师 八谦动态 八谦研究 业务领域 南亚东南亚
八谦党建
百年征程波澜壮阔,百年初心历久弥坚,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
122022-04
八谦党建 | 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党总支开展“缅怀革命先烈?汲取奋进力量”主题党日活动
2022-04-12

1.png

2.png

3.png

4.png

重读王德三《狱中遗书》

感悟血泪遗书中的家国情怀

——摘自《云岭先锋》杂志

王德三狱中遗书(节选)


父亲:

当儿昨夜想到写信给父亲和儿媳的时候,禁不住流下泪来了。儿自受难到昨天,都是很解脱很达观的。你的儿子是人世上最刚强、有志气的人,他只知道人类、只知道社会,没有一点自私自利的习气。不独你的儿子自己相信,人们都把他看待成一个有志节有能为的人物。但是,父亲,人们只知道儿是钢铁一般的硬汉,他们哪里晓得儿是一个最富感情、最柔肠的小孩子!

我们家里从来都穷,但穷不会穷死人,以后也不必积钱,只要教育子女,让他们去充分发展个性,不要过于爱惜他。像父亲对儿辈这样,就是培养人才最好的方法。把他送到社会上去,让他在艰难困苦中,在各层的社会中去增加阅历,求得知识,培养冒险勇敢的精神。

父亲!儿恐难与父亲见到一面!儿写到这里,心里是怎样的难受!儿自民国七年离开父亲,日夜思念然无由得见父亲,一则为我的事情羁绊着;再则不能不硬着心同我的父母兄弟朋友隔离,以免彼此牵累。父亲虽然不知道我做什么事情,但父亲相信我是正直的人。

儿自信不有做了什么对不起父亲、对不起人类的事情。儿非病死短命,是被人压迫去成仁就义。儿已处此境地,如果要偷生苟活,那就要做出些无廉耻的事情,那时你儿子又有什么脸在人世上?儿现时只有拿定主张,把身子献给人类了!

儿所做的事情,是反对官府的,这是主义上的事情,私人不有什么仇气。儿有儿的志节,儿有儿的见地,让历史来证明儿的意见,批评儿的意见。儿是真理的拥护者,是至刚至烈的人物,不隐藏自己的意见。儿绝不带害朋友,可是要拥护自己的意见。

儿最不放心的,就是那热爱难舍的媳妇,她为儿受尽一切人世的苦难。生别已急得她吐血,当她知道儿的消息,不知如何情境?儿不忍在此多提及她。凭她和那“人芽”在人世中去睹她们的命运,就像睹(赌)钱一样,凭着偶然的定则。如果她一个人残存人世的时候,我不愿意她孤灯独守,这话也许使她更伤心,她常骂我残忍,可是这是苦的真情。为想到那孤灯如豆,孤影独衾的境况,我为她如何难堪!

我这里只是把要说的话早早写下,因为这信是否能够达到父亲手里,还要看治舟先生是否允许?儿想为父亲写一传,并给儿媳一信,还要看以后情形。如果一时不至有什么事情,也想请父亲来省一见,但是也还没有想定。

此叩  安好!


儿正麟叩于五华山

1930年11月22日


血泪遗书中的家国情怀


这封沉甸甸的遗书中,王德三首先深情地表达了对父亲养育之恩的谢意。从21岁离家外出求学,此后辗转南北参加革命,王德三就再也没有回到过祥云老家,他渴望见父亲一面。但深知“恐难与父亲见到最后一面!”写到这里,身在狱中的他心里是怎样的难受?父亲心里又是怎样的难受?他只好劝慰父亲:“儿已处此境地,如果要偷生苟活,那就要做出些无廉耻的事情,那时你的儿子又有什么脸活在人世上?儿现时只有拿定主张,把身子献给人类了。”

王德三的父亲王之溎思想开明,主张把儿子送到社会上去历练成长,成为于国家、于人民有用的人才。就这样,他的三个儿子先后走出家门,外出求学,老大王复生、老二王德三先后考入北京大学,成了北大的骄子。所以,王德三认为父亲是能够理解他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选择的。

当他被捕的消息传进王家宅院,已过六旬的老父亲,为了孩子一路忍受着焦心、疲乏和饥饿的煎熬,整整8天,日夜兼程,从祥云老家赶到昆明时,儿子却已在7天前被国民党杀害,草草掩埋在乱坟岗。面对失去儿子的打击,老人肝肠寸断、老泪纵横。

让王德三没想到的是,大哥王复生身份暴露后生死未卜。老父亲在把王德三重新移葬后,终因心力交瘁、悲愤交加,一病不起,再也无力返回祥云,魂落昆明,追随着他而去了。


狱中不舍妻儿


王德三在遗书中还表达了对家庭、对妻儿的挚爱。他的妻子马冰清,是滇东北第一位妇女解放协会会长、第一位团支部书记。1930年4月,因叛徒出卖,怀有身孕的马冰清被捕入狱,受尽百般折磨,但她坚贞不屈、沉着应对,以钢铁般的意志经受住了各种考验,严守住了和王德三的关系及党的机密。1930年秋,马冰清在狱中生下她和王德三唯一的孩子。

对于妻儿,王德三是有亏欠的。为了革命事业,为了普天下劳苦大众的解放,新婚燕尔,王德三就辞别妻子前往铁路沿线组织发动武装斗争。在妻子怀孕时,他不能常伴左右照顾她;妻子在敌人阴冷潮湿的监狱里自己给自己接生的时候,他不能陪伴在身边;往后,在抚育孩子的所有时间里,他都永远缺席。

为了不背叛革命、不出卖同志,他必须得舍去这“爱到每一根头发”的妻子和从未谋面的儿子。孤儿寡母在那个动荡的年代,要如何生存下去,要遭受多少苦难,可想而知。想到这,他的心已痛得“不忍在此多提及”。

这封遗书在王德三死后,经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准许,转到祥云王家庄王德三家中保存,最终才转到了马冰清的手里。王德三不知道的是,他遗书中的“如果”变成了事实,他坚强美丽的妻子,最后是“一个人残存人世”的。

1933年,敌人大赦,马冰清才得以携子假释出狱。在和党组织接上关系后,她边照顾儿子边投身革命工作。但也因为工作,她没有更多时间照顾孩子,年仅7岁的纪中被狂犬咬伤,不治身亡。敌人的酷刑,丈夫的牺牲,丧子的心痛,雪上加霜般一重又一重的打击,让她心力交瘁。

云南解放后,马冰清在1958年那个极“左”的年代,被扣上了“叛徒”的帽子,蒙冤长达21年,直到1979年10月15日,才接到平反昭雪的通知书。这封通知书也是支撑着她在病床上苦苦等待的唯一信念。接到平反昭雪通知书的第二天,她就溘然长逝,走完了命运多舛的一生,终年70岁。

从王德三这封万字遗书几个片段的字里行间,我们丝毫感受不到王德三对死亡的恐惧,自然流露的只有对就义的慷慨从容和对亲人的深深不舍。在生与死面前,他坚定地选择了为革命舍生取义、杀身成仁。为了民族的独立解放、人民的自由幸福,像王德三一样的革命先烈千千万万,他们义无反顾地投入改变千万人命运的革命洪流之中,舍弃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革命先烈永垂不朽!

千千万万的革命先烈背后有着千千万万个家庭,英烈背后鲜为人知、淹没在历史尘埃里的家人,同样应该被我们永远铭记。

5.png

谦动态 | 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律师调解中心举行首次线上调解

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 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成立律师调解中心获得云南法制报官方媒体报道
巍巍铁肩担道义  一腔赤诚暖人心 | 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设立西山区首家律师调解中心谦动态 | 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律师受聘担任第四届昆明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谦智 | 开发商能否解除《前期物业服务合同》
谦动态 | 西山区司法局领导莅临我所调研指导
谦动态 | 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春风摇曳女神节”

88ab425da8812ef91f0d9863620b58f.png

Copyright: Baqian Law Firm

滇ICP备2021008057号-1 滇公网安备53019202000153

Email: bq@baqianlaw.com

昆明市 滇池路 914号 摩根道资本中心 5栋

No.5 building, Morgan Capital Center, No.914 Dianchi Rd. Kunming

Fax: +86-0871-68159166


八谦微信公众号

八谦官方微信
Copyright: Baqian Law Firm
滇ICP备2021008057号-1 滇公网安备53019202000153